欢迎您登录沈阳市司法局门户网!
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
基层工作

陕西凤县积极探索运用“236”机制定分止争

(2018-01-11)

  2017年6月5日,49岁的杨凌籍女游客赵某购票进入陕西省凤县消灾寺景区游玩,因山石掉落被击中后不幸身亡。意外事故发生后,凤县矛盾纠纷化解中心及时派员开展释法说理、心理疏导工作,并联合凤州镇调委会按照法定赔偿范围和标准提出调解方案,6月8日,死者家属和景区签订赔偿协议,3天时间案结事了。

  进门说事、调前释法、合法表达、依法解决,这是凤县运用“236”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及时化解重大矛盾纠纷的具体实践。

  从机制上主动寻求突破

  凤县,古称凤州,地处陕西关中西南部山区,全县地广人稀,矿山企业临时用工多,人口流动频繁,社会治理点多、线长、面广。对此,凤县立足自身实际,从机制上主动寻求突破,总结建立“236”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,为有效提升矛盾纠纷化解的法治化水平作出了有益探索。

  “236”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中的“2”指搭建两个平台:一个是统揽指挥平台,按照单位领导、政府负责、综治协调的原则,成立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工作领导小组,县委书记任组长,统筹法院、信访、司法等部门力量,协调运行。一个是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,在县级层面,依托县法院诉讼服务中心,设立矛盾纠纷化解中心和多元化调解委员会,合署办公;镇级建强综治维稳办和司法所,村(社区)级健全人民调解委员会,构建起县、镇、村三级纵向联动调解机制;“3”是突出三调联动,整合人民调解、行政调解、司法调解,联动协作,多元推动案结事了;“6”是落实六大保障,加强组织保障,强化队伍保障,规范制度保障,提升服务保障,落实资金保障,严格考核保障,确保机制高效运转。

  “236”机制试点两年来,改变了原有的矛盾纠纷化解机制下,司法、行政、仲裁、信访、维稳和基层调解组织“九龙治水”的工作格局,较好地解决了诉访分离分不清、诉调对接接不通、三调联动联不上、多元协作谁牵头等现实问题,受到群众广泛好评。

  三调联动多元化解矛盾

  2015年10月,商贩李某拖欠黄牛铺镇长滩坝村、三岔河村28户村民香菇收购款19万余元,基层调解组织多次调解无果。矛盾纠纷调解中心接到报告后,立即组织工作人员联合镇调委会深入村组,逐户核实欠款数额,最终促成李某与菇农达成调解协议25份,为3户家庭困难的菇农现场兑现,对其余22份人民调解协议现场进行司法确认,依法保护了农户合法权益。

  “农民就怕打官司,既不懂法律,又费时、费力、费钱,以前有了这些事,干部躲着走,现在化解中心干部主动上门服务,为我们农民撑腰。”长滩坝村一位菇农说。

  “236”机制充分发挥多元化解机制在集中资源、联合作战方面的优势,以人民调解、行政调解、司法调解“三调联动”作为主要途径,分类甄别、多元化解。

  “凤县打造的‘236’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充分体现了‘多元共治’的系统化思维,党委、政府、司法和民间力量形成合力,共同化解矛盾和纠纷,提高了化解时效。”西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赵旭东说。

  源头整治减少矛盾纠纷

  为不断提升群众安全感、幸福感,有效预防和减少矛盾纠纷产生,凤县根据辖区地广人稀、群众居住分散的特点,启动了“6995”平安互助入户工程,每个手机可与左邻右舍、家门户族、亲戚朋友等20人至30人组成网格,遇有需要,拨通号码,组内所有人都可收到,赶来援助。

  此外,为方便群众办事,凤县为全县家家户户制作发放了便民服务牌,将镇领导、政策法律服务人员、种植养殖专家、红白喜事帮办志愿者等“八支队伍”的手机号码印制在便民服务牌上,群众想问啥事想办啥事,直接精准到人,从源头上减少了大量矛盾纠纷的产生。

  据了解,“236”机制试行以来,凤县化解中心共受理群众各类重大诉求1286件,成功化解628件,化解率48.9%,其余658件依法转入法院诉讼程序审理,极大地缓解了人民法院的诉讼压力,有效提升了基层矛盾纠纷化解工作的法治化水平。群众对政法单位的满意率也连年提升,2015年、2016年陕西全省公众安全感测评中,凤县社会治安满意率分别位居全省第5位和第4位,公检法司满意率全部位居全省前10,有力维护了社会大局的持续和谐稳定。

    信息来源:司法部政府网